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嘆評論備忘錄

———————————————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

 
 
 

日志

 
 
关于我

—实名博客·署名文章——祖籍山东胶东半岛,生在黑土地丁香盛开的地方。 粪土金钱不为财迷心窍,任侠仗义常有不平之举。 浪漫痴寻前世知己红颜,漂泊四海只为立地生根。 嫉恶如仇不与奸人为伍,大丈夫岂肯做三姓家奴? 一息尚存不齿嗟来之食,七尺之躯平凡读书之人。

裸官祖师爷备忘录:李鸿章(多图)  

2013-04-15 21:44:30|  分类: 历史悬案与谜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鸿章是清代与和珅并列的吞金巨贪裸官

作者:何新


裸官祖师爷备忘录:李鸿章(多图) - 霍尔瓦特大街 - 霍尔瓦特大街的清风细雨
                                                        李鸿章和他的孙子们(罗林虎收藏)
 

李鸿章是晚清的实力人物。
李鸿章晚年是有真凭实据的犹太共济会总首领罗斯切尔德家族 (Rothschild Family) ——在华利益的代理人。
李鸿章也是晚清最大的贪腐高官,民国初年有人统计李氏家族在李鸿章临终时敛财计白银4000万两。

李鸿章主办的江南造船厂和重型机器厂,实际入资仅有清廷投资的二分之一,其他半数被李鸿章以各种明目挥霍贪腐。
晚清用1600万两白银购德国军舰,李鸿章的亲信驻德公使李凤苞按例收回扣5%即80万两白银。事后有人指责李凤苞将此款私扣,李凤苞回辩说,这80万两都是给李鸿章及其家人用作国外旅资,自己没有私吞。李鸿章的淮军占领苏州后,将李秀成忠王府邸中的金银财宝洗劫一空。所劫掠的财宝小部上缴清廷和曾国藩,大部被他鲸吞。
李鸿章实际是有清一代可以与和珅并列齐名的吞金巨鳄。

李鸿章在和俄罗斯谈东北问题时,收受贿赂300万金卢布将东北的铁路权和森林采伐权卖给了俄罗斯。
据俄罗斯近期解密的档案,沙皇政府当时给了李鸿章300万金卢布。
李鸿章在北京贤良寺临终前,俄罗斯人还到他病床前密谈此事。
普京政府还是明是非的,也觉得是老祖宗的丑事,没把李鸿章列为对俄罗斯作过重大贡献的人士。

李鸿章是中国裸官的祖师爷。
李鸿章4000万白银的资产,绝大多数在租界和境外。
李死前,遗产都分给了子孙们,外孙张志沂(大才女张爱玲父亲)得租界洋楼八幢,金银无数。李鸿章第三代张志沂吃喝嫖赌吸毒,百万财产中年巳败光了。第三代外孙女(张爱玲姑妈)中年也己经在典细软卖首饰度日了。第四代张志沂之女张爱玲所得无几,年老是贫穷死在美国。
有人说,这是上天的报应。

大工程贪污,大采购贪污,大谈判贪污,大功劳(占忠王府)也贪污等等。这是李鸿章特色也。
把不义之财通过儿子放在境外,也是李鸿章特色。
李鸿章是中国裸官的祖师爷。




1896年6月24日,李鸿章与德国前首相俾斯麦在福里德里斯鲁
裸官祖师爷备忘录:李鸿章(多图) - 霍尔瓦特大街 - 霍尔瓦特大街的清风细雨
 
裸官祖师爷备忘录:李鸿章(多图) - 霍尔瓦特大街 - 霍尔瓦特大街的清风细雨
 
裸官祖师爷备忘录:李鸿章(多图) - 霍尔瓦特大街 - 霍尔瓦特大街的清风细雨

罗林虎收藏李鸿章照片
 裸官祖师爷备忘录:李鸿章(多图) - 霍尔瓦特大街 - 霍尔瓦特大街的清风细雨
                                    1870~1872年,那是他应是五十岁,刚擢升直隶总督


裸官祖师爷备忘录:李鸿章(多图) - 霍尔瓦特大街 - 霍尔瓦特大街的清风细雨
                                                1878年李鸿章在天津的照片。


                  1896年,李鸿章与英国首相兼外交大臣索尔兹伯里(左)和英国外交副大臣寇松(右)的合影。
裸官祖师爷备忘录:李鸿章(多图) - 霍尔瓦特大街 - 霍尔瓦特大街的清风细雨
 裸官祖师爷备忘录:李鸿章(多图) - 霍尔瓦特大街 - 霍尔瓦特大街的清风细雨
                         此照拍于1896年访美——73岁。裸官祖师爷备忘录:李鸿章(多图) - 霍尔瓦特大街 - 霍尔瓦特大街的清风细雨
                    此照拍于1896年访美

                                                                     李鸿章——全家福

裸官祖师爷备忘录:李鸿章(多图) - 霍尔瓦特大街 - 霍尔瓦特大街的清风细雨
       李鸿章原配夫人周氏,咸丰十一年(1861年)病故。继室赵小莲,系太湖望族、进士赵昀之女。侧室莫氏,侍妾冬梅。子三:嗣子经方;嫡子经述(赵氏所生)袭一等侯爵;庶子经迈(莫氏所生)。女三:分别适郭恩垕、任德和、张佩纶。






李鸿章作为共济会财团(辛迪加)在华利益代理人的铁证
李鸿章致英国罗斯切尔德勋爵的英文书信
资料摘自:http://blog.sina.com.cn/hexinbbs
何新按语:
我曾经读到国外有文谈到,李鸿章中年时期经英国共济会员华尔介绍加入共济会,并作为其在华代理人得到洋人支持,后来将淮军改造成使用新式火器的近代北洋系军队。但是目前还未找到直接的第一手证据,所以未能落实上述传闻。
但是以下李鸿章晚年的书信,收藏并公布在罗斯切尔德家族的私人博物馆中。众所周知,罗氏家族是19世纪控制世界金融体系的大财阀、共济会世袭的主要元首家族。在以下书信中,李鸿章表示自己会对罗氏甘效款诚,并为罗氏在华投资的矿业辛迪加“福公司”推荐一位能够有效沟通清廷关系的在华经济政治的代理人(李鸿章家族在福公司中占据股份)。

李鸿章说:
这个(福公司)辛迪加可以依赖我的通力支持——这种支持也许对辛迪加在华取得成功是非常必要的。更重要的是,辛迪加在大清必须有一个十分胜任的管理者;尤其应该是一位官方事务代表,能够掌控辛迪加所有同大清朝廷、各省和本地股票持有者的公共关系,这是超越技术和商务之上的。”
[The Syndicate may count upon my support in whatever may be necessary for its success here.It is most important that the Syndicate should be represented in china by competent agents;and especially that there should be a representative for official affairs who should control all relations of the Syndicate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central,and provincial,and the native shareholders,-distinct from the technical,and commercial staff.]

李鸿章致英国福公司北京辛迪加(财团)大股东罗氏的书信

【译文】

北京,1899年4月6日

尊敬的罗斯切尔德勋爵:

我要感谢阁下1月20日的来信中对北京辛迪加所持的赞成意见。阁下所提及的(矿业)特许权的某些条款,应该有实质性的改变。这些事项会被安排重新讨论,而且所有的困难将被排除,因为现在各方面均已经认识到这家企业必须建立在一个更加实际的基础上。

这个(福公司)辛迪加可以依赖我的支持——这种支持也许对辛迪加在华取得成功是非常必要的。更重要的是,辛迪加在大清必须有一个十分胜任的管理者;尤其应该是一位官方事务代表,能够掌控辛迪加所有同大清朝廷、各省和本地股票持有者的公共关系,这是超越技术和商务之上的。

大清朝廷仅仅作为辛迪加的隐形搭档,而不共享利润。目前辛迪加的运营已包括掌控北部的山西省和河南省,不久陕西省也可能纳入其中,其他相邻省份的市场和公路也将被包括进来。辛迪加应该表明更远大的信心,这将使得其在中国的事业会有更进一步的拓展空间。

为了双方的利益,为了以这一切表明大清朝廷和辛迪加之间建立亲密关系的必要性;为了达到一种良好的理解、明智的合作和沟通——这都需要一位能干的管理者,他能一方面维护辛迪加的利益,另一方面防止发生摩擦并增进相互间的信心。这些重要的事务,只能掌握在合适的管理者手中,才能进展顺利,否则可能会出现无休止的麻烦。我强烈推荐勒·康门斗多·罗沙第先生成为(辛迪加)董事会的成员,并专门负责所有中国的公共和内部的各种利益。

罗沙第先生在中国有很好的知名度,源于他最大的功绩,即发现了特别的途径而取得了这些特许权。应当由他启动谈判并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引导他们(清廷),直到将企业完整地交到英国和意大利的部长们手中,供他们作正式的验收。

罗沙第先生取得了出色成功,是当其他多数人使用普通的外交手段都已失败的时候。所以没有必要再怀疑他是否能够胜任在中国的工作,他无疑是辛迪加所需要的。由于拥有如此多的优点,他使得很多中国官员——包括我本人在内对与他的合作都信心十足,而且可以以此说服我们的外交部。罗沙第先生似乎是独一无二的、非常有资格充当您在中国的官方行政官。与他会面并在该方面协助他,一直使我非常喜悦。

静候佳音

阁下

您真诚的朋友

(署名)李鸿章
[ws译文]

【原文】

peking,6 April 1899

Dear Lord Rothschild

I have to thank your Lordship for your letter of 20th January with its favourable view of the Peking Syndicate.Your Lordship has referred to certain terms of the concessions which should be materially altered.These matters will be arranged and all difficulties removed ,for it is now admitted on all sides that this enterprise must be established on a practical working basis.

The Syndicate may count upon my support in whatever may be necessary for its success here.It is most important that the Syndicate should be represented in china by competent agents;and especially that there should be a representative for official affairs who should control all relations of the Syndicate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central,and provincial,and the native shareholders,-distinct from the technical,and commercial staf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really a silent partner in the Syndicate by virtue of its sharing profits.The operations of the Syndicate embrace the Northern provinces of Shansi and Honan now actually in hand,with the province of Shensi probably to be added soon,-not to speak of neighbouring provinces whose markets and highways will be availed of;and it rests with the Syndicate to prove worthy of still further confidence,which will mean further expansion in China.

All this shows the necessity for intimate relations betwee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the Syndicate for the advantage of both;and in no way can a good understanding and intelligent cooperation be better promoted than by employing a discreet tactful agent who can maintain the interests of the Syndicate on the one hand,while preventing friction and encouraging confidence on the other.

With these important interests in proper hands everything should go smoothly;otherwise there may be a plentiful crop of troubles and no extension of field.I strongly recommend that M.le Commendatore Luzzatti be appointed a member of the Board,with special charge over all Chinese interests both public and private.

M.Luzzatti is favourably known in china;to him is due the great merit of having discovered the particular channel which led to these concessions;he opened negociations[sic]at the right time and conducted them in the right way,until he was able to place the business complete in the hands of the British and Italian ministers for their formal verification.M.Luzzatti succeeded where most men,and certainly where all ordinary diplomacy,would have failed.No further proof of his fitness for work in China need be given,or doubtless will be required by the Syndicate.

With such merit;possessing as he does the confidence of so many Chinese officials-myself among the number,and being in favour with our Foreign Office,M.Luzzatti appears to be singularly well qualified to act as your official administrator for China.It would give me much gratification to meet and to assist him in that capacity.

I remain

My Lord,

Your sincere friend

(signed)Li Hung Chang

[以上资料可参看魏德卿主编《山西保矿运动历史研究:专家论文集》,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2年8月第一版206页~208页。]

【附录】什么是辛迪加

辛迪加是法语syndicat的音译,直译是“组合”或“集团”,意译即财团,是资本主义垄断组织经济体的重要形式之一。由同一生产部门的少数资本主义大企业,通过签订统一销售商品和采购原料的协定以获取超额利润而建立的跨国垄断经济体。



英国福公司的“影子股东”李鸿章

作者:雪儿简思(澳大利亚华裔女学者,著有《大东亚的沉没》)
转帖:ws
    1899年4月,直隶总督李鸿章给英国的罗斯切尔德——洛希尔爵士发去了一封密信,信的主题围绕着英国和意大利合资企业“北京辛迪加”(又称福公司)。

  李中堂在信中再三保证,福公司将得到大清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以开采山西、河南乃至陕西的煤矿,并修筑相应的铁路线。令人注目的是,这封信中多处强调了大清政府只是福公司的“隐形搭档”,并要求福公司董事会将其创始人、意大利犹太人罗沙第再次派回中国担任“首代”(首席代表)。

堂堂大清国的权臣,何以越洋过问一家外资企业的人事安排?李鸿章这封信,为何没有收入其文集之中,而只在洛希尔家族资料馆密藏呢?

    罗斯切尔德——洛希尔家族(Rothschild),是世界金融界的大鳄。近来,因一本畅销书《货币战争》中小说般的传奇描述,这个神秘家族在中国财经界暴得大名——该书中的译名“罗斯柴尔德”并不十分准确。洛希尔旗下的法国洛希尔银行(La Compagnie Financiere Edmond de Rothschild)目前正在中国股市呼风唤雨,只是因为译名的差异,很少有人将他们联系到一起。
洛希尔家族与福公司的关系,一直被隐藏在重重迷雾中。但从其资料馆翻检得知,从清末直到民国在中国能源行业活跃了几十年的福公司,不仅与这家神秘的犹太金融家族密切相关,而且其更是晚清官员秘密参股这家“外资”企业的经手人。

  从洛希尔家族的资料可以发现,李鸿章在1896年访问英国时,就与洛希尔爵士建立了私交,李鸿章还亲笔签名赠送给了洛希尔爵士一张自己的照片。而在1899,福公司成立的第三年,李鸿章就通过汇丰银行向洛希尔爵士汇款4203英镑(约为4万两白银)购买福公司的股票,此后洛希尔爵士便一直向李鸿章通报福公司的有关财务情况。显然,从大费周折地将款项汇往境外可以看出,李中堂绝不可能是代表大清政府购买福公司的股票;而从其如此关心重视福公司的驻华首代的人选,也可以看出,只有股东本人,才会对此表示出如此强烈的关注,也才会以堂堂大清的“副皇”(西方对李鸿章的惯称之一)之尊,在日理万机的繁忙国务中给遥远的伦敦写信谈生意。

  毫无疑问,名义上的外资企业福公司,实质上就是中外合资企业,清政府官员不仅以权力参股,甚至直接投入了资本。

  福公司能在大清政府禁止外资染指矿业的政策环境下,通过发放工业贷款的方式变相获得山西、河南的煤矿开采权,这本身就说明了其在清廷内部的巨大能量和对晚清官场的谙熟,其复杂的幕后运作,绝非一个高调的、到处树敌的刘鹗《老残游记》的作者,福公司的华人经理,详见本专栏上期)所能掌控。刘鹗无非是前台的跑龙套者,出了问题也可以随时牺牲掉。

  而此后历经中国民族主义和民间资本的多次革命,包括义和团那样的急风暴雨的涤荡,福公司依然屹立不倒,而且事后还获得了更为优厚的“超国民待遇”,其原因绝非简单原因所能解释。可以断定,如李鸿章这般的大小“影子股东”们,才是“外资企业”空前繁荣的幕后推动力。

  福公司的利润是惊人的。注册“皮包”公司之初的2万英镑(约20万两白银),在1898年搞掂山西、河南的开矿协议后,飞涨到了10.6万英镑,增值达5倍。同时,该公司还宣布发行高达120万英镑的“山西股票”。尽管资本市场的认购因义和团运动而受影响,但中国概念的含金量在其中得到充分证明,而这些,没有李鸿章们的保驾护航,仅靠伦敦资本家炒作是难以达成的。

  洛希尔家族本身就是靠内幕消息、或者说快人一步的消息发家的。据说其还有一家训:“金钱一旦作响,坏话随之戛然而止。”或许,结成金钱的“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正是福公司能从一个皮包公司发展到晚清能源大鳄的基因所在?
(鸣谢:洛希尔家族资料馆)



                  俄外交解密档案:李鸿章50万白银出卖大连军港


    一八九七年十一月十一日,俄国外交大臣穆拉维夫在其呈给沙皇的奏折中说:“我们不能甘心于这个事实:在太平洋上根本没有一个适宜及设备良好的港口以应我国舰队之需。”他向沙皇介绍:“在辽东半岛东南岸,广阔的大连湾海湾中,有四个单独的良好港湾:VictoriaBay、YunkBay、HandBay,以及OdinCove。上述四个港湾都宜于停泊吃水二十二英尺,甚至吃水更深的船只,而且……大连湾是从来不冻的。……假使西伯利亚铁路的主要动脉将吉林和沈阳以特别的铁路支线联接起来,那么大连湾和我国西伯利亚干线的距离会比朝鲜的港口为近。”因此他建议:“我们应不失时机,让我国舰队占领大连湾。”

    沙皇尼古拉二世在奏折上亲批:“十分正确。”

然而,财政大臣塞·犹·维特却反对动武。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的御前会议记录:“要在太平洋上获得一个不冻港,可以通过财政方式来达到目的。”

    甲午战争失败后,中国对日本的赔款业已到了偿付之期,李鸿章曾向俄国申请贷款。当十二月十四日李鸿章再度向维特提出申请时,维特趁机提出了俄国提供贷款的条件:“给东清铁路公司由干线到一个港口的支线的租借权”,满足俄国在大连湾筑港的要求,“举凡悬挂俄国旗帜的一切船只都有进入该港的特别权利”。

    维特在其《回忆录》第一卷第一二七页中叙述:一八九八年初,中国政府在英国及日本驻北京的外交使节的影响下,反对满足俄罗斯的要求。谈判受挫。于是,在沙皇尼古拉的支持下,财政大臣维特电令财政部在北京的间谍、领事璞科第给李鸿章及张荫桓以现款的报酬,请他们在租借关东港事件上帮忙。

    据俄国驻北京公使巴甫洛夫一八九八年一月十二日给俄国外交部的密电:

“昨晚,我极秘密地将李鸿章请来我处,通过璞科第告诉他,如果同意与我国签订借款协议——一俟签订了契约及宣言——当酬他回扣银五十万两,作为他在办理此事时必需的秘密开支。李鸿章同意竭力协助;假使我国能按十足数借款,他保证大致可以成功。今天,在总理衙门内,已确使李鸿章与翁同和显然转到有利于我国的方面。”

三月九日,财政部派驻北京的七等文官、间谍璞科第由北京发给彼得堡财政大臣一封密码急件:

    “今天我得到代办的同意,和李鸿章及张荫桓作机密谈话,允诺他们,假使旅顺口及大连湾问题在我们指定的时间内办妥,并不需要我方的非常措施时,当每位各酬银五十万两。”

   [何按:张荫桓,晚清名臣,与李鸿章同为晚清汉奸。张是中国较早的共济会员之一。广东人,非科举出身,以知英语通洋务被慈禧擢拔出任总理衙门大臣,曾主持晚清财政。1885年出任清朝特派美西大使。据美国资料,在美国加入共济会。]

    在俄罗斯公使巴甫洛夫当天致外交部的同样内容的密电中,这个“指定的时间”肯定为协议签字的时间“不得迟于三月十五日”。

    三月十二日,巴甫洛夫在密电中补充说:“允许的报酬起了应有的作用。李鸿章与张荫恒显然已使其他大臣及亲王等对此发生兴趣。希望在三月十五日签订条约以后即迅速支付所允款项。请将此事命令璞科第付诸执行。”

    到了三月十六日,《旅大租地条约》条约按照俄方的条件如期签字。之后,璞科第在致财政大臣的密电中称:

“今天,我如约付给李鸿章五十万两(按北京习惯所用市平银重量),计值四十八万六千五百两(按银行所用公码两重量折算);李鸿章甚为满意,嘱我对您深致谢意。”

    就是这样,五十万两银子到了李鸿章手里,而旅顺口和大连湾的控制权到了沙皇俄国的手中。

    身为国家重臣,收取外国政府给的贿赂,替外国办事,损伤本国的主权,不知道这叫不叫卖国?





  评论这张
 
阅读(60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